东京奥运赛场上的“中国风”

据新华社电从花样游泳池中的“杨门女将”,到艺术体操场上的“敦煌飞天”,从领奖服上的“一字扣”,到举重场上的“风油精”……东京奥运会上,处处可见“中国风”:中国音乐、中国色彩、中国服饰、中国文学、中国医药,伴随着中国健儿的笑脸,展现在世界面前。

无论是《巾帼英雄》《我爱你中国》,还是选自电影《红海行动》的《追梦》,中国花样游泳队在东京奥运会集体和双人比赛中,每一次亮相都融入了大量中国元素。

在8月7日的艺术体操女子团体资格赛中,中国队率先登台,一袭孔雀绿体操服夺目亮眼。《飞天月舞》伴奏响起,沁人心脾,悠扬大气。选手们踏着古典舞步,完成了一系列优雅流畅的动作,尽显飞天仙女的惊艳之美,古风神韵中不失现代气息。

第二天,一日本主流媒体报纸用大半个版面刊登中国姑娘们在比赛中的照片,配文大意为:那一瞬间,白玉枝头,笑靥如花。中国艺术体操离开世界舞台中央已经太长时间,差点让人遗忘。而资格赛的惊艳亮相,无疑让世界重新认识了中国艺术体操。

风油精、刮痧、火罐……并非刻意亮相奥运赛场,而是凭实力“出圈”,正是凭借简易、便捷、灵验的力量,传统中医药帮助奥运健儿快速消除疲劳,一路过关斩将。

女子举重49公斤级决赛,侯志慧在场下休息,教练给她递去保温杯,喝水间隙,教练又将风油精递到了侯志慧鼻子前,给她提神。“保温杯、热水、风油精”一夜成名,被网友称为“夺冠三件宝”。

男子举重73公斤级决赛,石智勇登场时额头上紫红色“刮痧痕”格外吸睛。接受采访时他说,由于日本天热,吃饭地方离住地远,中午有点中暑,队医在他脑门上使劲揪了几下,感觉就不晕了。

除了风油精和刮痧外,赛场内外,中外运动员身上或深或浅的拔火罐印也彰显了中医药的受欢迎程度。